记者手记:走出去的人,应当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一直不停地问这个故事值不值得写,其实是在问,我自己的故事值得写吗?我还可以用自己真正的声音说话和写作吗?我还有资格追求被听到、被看到、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