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我毫无征兆地失去了我使用了3年的微博账号。已经是第二次了,已经非常谨慎——但还是说失去就失去了。那个微博账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完整记录下了对我而言富有意义的2019年:前半年我在香港度过大学的最后时光,每天浸泡在中文系的幸福海洋;后半年我去到北京,开始热烈地从事一份我喜欢的工作。这两件事之间,还存在着一个至今也无法言说的夏天。情绪丰沛,我写得很多。

失去了微博账号后,我自己仍然能登录,仍然能看到我写下的所有内容。我花了很长时间把它们逐一复制出来,保存为一个文档,文档的名字叫:老娘写过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消失。

秉承着与当年一样的心情,我在朋友的大力帮助下建立起了我的个人博客。我会用它来记录、创作、发疯,并留下永远不可能消失的痕迹。

这一篇,我用来记录我从2023年3月开始学习日语的心得。大部分内容来自我的微博,我会给其中一些加上标题(和重新翻看的感受)。时间顺序由新到旧,想要从头看起的朋友可以从下往上看,也可以使用目录功能随意跳转。关于日语学习的零散想法,我会在这一篇里不断更新。

2024.7.18 新名字的故事

在英语世界我没有喜欢的英文名。可以有,但整件事让我感到无趣,于是一直吊儿郎当地用着我单名的拼音。可是日语就不同了,我名字的两个字都都有它们的日语版,也有音读和训读两个读音。音读的话就是chi-tei,训读是ike-haseru,无论哪种都让我觉得有趣非凡。在正式场合我会使用chi / チ或者tei / テイ,其他时候我会用haseru / ハセル(比如在乙女游戏里,男主叫我的名字),而昵称则是haru / ハル——既有“春”的意思,也可以写作遥远的“遥”。希望这样的“其他时候”可以更多一些,如果能去横滨上学的话,我就要让我的同学们都叫我“ハル”了。有了新名字,就好像可以重新活过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我感到不愉快的,并不是英文母语者永远不可能用正确的方式读出“Cheng”,而是我对这干巴巴的5个字母的组合没有connection。Tei,跟我真正的单名发音也差距甚远,但它就是“骋”在日语中的读音。虽然日常生活中并不常用,但它保留了“骋”的意思,它在辞典里的例句来自《兰亭集序》的“游目骋怀”。我将学会用日语来解释“游目骋怀”(思いをはせる,多好啊),我将告诉人们这个字的真正含义(instead of “horse running fast”),我将享受那跨越文化重新演绎的gap,享受它带来的一点儿难以言喻的美感。

重夺我姓名。

我曾经为这个难写的字感到难堪,现在我感到自豪

2024.7.5 电流再次穿过身体

我有一首非常喜欢的日文歌:《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永遠の嘘をついてくれ)》。

听了很多年。刚才Apple Music忽然播到,我又看了一眼歌词。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我居然看懂歌词了。我居然能看懂了。每个词、每行字、每个完整的段落,都在我眼里产生了明确的意义。我之前当然也看过不止一次中文翻译,我知道歌词的大致含义,但那跟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是用我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心灵,和创作者原原本本的表达产生联结的,nothing is lost in translation,我们站在时间洪流的两端遥遥相望,又感到彼此无比贴近。

当年《动森七日谈》的主题曲,就是它了!

2024.7.1 又一个里程碑

我的日语跑步进入娱乐阶段:开始在YouTube看日本人做的柯南解说+在Netflix看带日语字幕的日剧+加入了字幕组翻译早期集数的高清重制版。当然,不是每句话、每个词我都能看懂,但这并不影响我快快乐乐地享受内容。

好好看,好开心

学习新事物的心情是很脆弱、很珍贵的。日语被我保护得很好。我学日语不是为了任何功利的目的,不是为了通过考试,不是为了得到工作,不是为了“更好的未来”;我学日语只是为了跟我最喜欢的东西——日剧、漫画、我从小迷恋的虚拟角色——贴贴。为了克服懒惰、学得更快,我报名了日语考试,以考试为标准奋力学习,但我也绝不让自己有一丝不愉快,感到压力了就不学,学累了就跑去看剧。本来就是为了看剧才学的,别不知不觉本末倒置了!

学英语就是本末倒置的典型。我从小就对英语有隐隐的抗拒,学了日语以后我明白了,小时候所有与英语相关的东西,只要能出现在我生命里的,都是为了考试。“精读”哈利波特英文版、“精听”老友记、“坚持每天看”BBC,不是因为哈利波特老友记和BBC有多好、有多少乐趣,而是为了考更高的分数。烦死了!直到现在,有时看到或听到大段大段的英文,我还会感觉自己又回到高中的考场上了,脑子里有一个区域不受控制地感到烦躁和恶心……

2024.6.25

有了ChatGPT,世上没有学不会的语言了……在只有辞典的时代,这点东西我能查一上午,有了ChatGPT只要一秒钟。而且它特别擅长领悟我提出来的问题——很多时候我自己都表述不清,在那儿阿巴阿巴——但它一下就能懂我在问啥!

(目前用下来,它唯一不如真人老师的地方就是不太能够准确地举一反三。问它,“这样的变形是怎么回事呢”,它可以完美解答;但问它“像这样特殊变形的例子还有哪些呢”,它就开始瞎掰了!)

2024.6.25

蜡笔小新特别好!我最近就不停地看B站上的蜡笔小新双语版,吐字清晰,句式简单,并且都是日常场景,很适合练习语感和复习常用单词。密集地看了一段时间,第一次尝试做N2听力居然也可以低空过关。

名柯很显然不是啥好材料——否则我也不会看了将近20年啥也没学会。名柯的句子普遍比较长,文法和结构也复杂许多,就连语速也大部分是超快的成人语速。我现在的水平只能听关键词猜大致意思,就学习而言用处非常有限,如果听力考试考了什么“警察”“犯人”“容疑者”“被害者”“殺人事件”算我赚到……

十天后的update:逐字逐句翻译了一集早期名柯后发现,其实早期的名柯也可以作为我这个时期的日语素材,那会儿名柯还比较子供向,句子还是蛮短的,句式也简单。

2024.6.23

我读不懂日语句子可能是因为我的脑回路有问题。刚才抓到了一个“字我都认识,连起来就看不懂,用翻译软件发现笨蛋竟是我自己”的例子,我随手记录一下:

「もしもの時に役立つし、知ってて損はないよね。」

每个词都认识。もしも,假如;役立つ,有用;知,知道;損,损害。

后半句我真的想了半天。知道以后不损害?知道不损害?知ってて是怎么变形变出来的啊!

查了。这句话的意思是:万一有用的话,知道也无妨。

我:。

我:难道我真的是个笨蛋?

2024.6.22

对英语作为屈折语和日语作为黏着语的感受更深了……英语阅读读不懂,要么是不认识的单词太多,要么是句子的从句构成复杂。而日语阅读的难度完全不在这两个方面。单词我都认识,句子的结构(至少在N2水准)也简单,就是那些黏来黏去的文法和文法的变形特别让人崩溃,几个简单的平假名能组合成千万种微妙的意涵,比如说といって/といったら/からといって/にとって/たとしたら等等……这一坨是啥意思我已经马什么冬梅一周了还没记住,更别提它们还要接不同的动词变形!太君别黏了……

我考虑日语学到一定程度把韩语也学一下。单纯觉得被日语黏了这么久,不多学一个黏着语就亏了!

2024.6.19

日语、走火入魔中!在B站看古谷彻的瓜,一眼就看到几个昨天晚上做的题中出现的语法:いいのか、にとって、だし……这不就记住了嘛!

虽然很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2024.6.17 彻底背叛语言学习软件

如果真的想掌握一门语言,我建议从Busuu直接迁移到密集学习和正经备考。两个多月前我是Busuu的A2水平,这段时间我基本上学完了《新完全掌握》N2和N3的语法和词汇,再打开Busuu直接跳考B2通过。还是真刀真枪地学比较痛快!!

2024.6.12 口语好难!

日语真是一种神秘语言。一般情况下,人在学习一门语言时的输入能力是高于输出能力的,像考雅思,听力阅读水平都比写作口语水平要高——但也不会差太多吧?假设英语听力阅读能到7,写作口语也能到5。

但日语不是的。假设我现在日语的听力阅读能到7,我的写作口语只有……2吧,不能再多了,纯靠考官同情的那种。我在italki上日语口语课,跟老师玩“我来形容你来猜”,我抓耳挠腮一句整话也说不明白……但事后老师帮我总结成正经句子,我又觉得,什么啊,只是这样而已,为啥我当时就是不知道怎么说。

我那位在横滨脱产学习了10个月日语的研究生朋友告诉我:是这样的,我现在也还是一句整话说不明白。

!!恨!

2024.6.3

日语对我们n、l不分的南方人来说实在是致命一击。福建人已经不算n、l重灾区了,我也经常读到舌头打结,我非常好奇湖北人怎么读いられない(i-la-le-na-i)……

2024.6.2 决心加入柯南字幕组

想了好几天,刚刚把QQ又下回来,发送了入群申请。十多年前字幕组就是我的神,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学会日语,能把自己的小小网名打在声优们的后面;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也可以勉强当一个日语翻译了。好像从来没有喜欢一个文艺作品这么久,喜欢到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2024.5.30 我的语言与我的生活,美好地共振起来了

语言真的不是问题,朋友们。今晚我看的两场play(都在未完成的试演阶段),一场是日语英语混合,有非常优雅巧妙的荧幕字幕;另一场是西语英语混合,叽里呱啦的西语甚至没有一点儿翻译。

这两个作品要表达的东西传达给我了吗?传达了。表达有任何折损吗?没有。

最后playwright上台,有人问为何不翻译西语,playwright说,这是一个拉丁移民的故事,女主小时候跟着家人移民到加拿大,一句英语也不懂,也只能靠肢体和表情来猜,我想要convey那种感受。

姐你有!你有convey到!

来到英语国家快两年了,我开始为我不是English native speaker而深感幸运和自豪。身为移民,我们的语言、记忆、情感,都是那么特别,那么重要。世界需要听到。我们要让世界听到。

2024.5.30 开始在UBC旁听日语授课的课程

日语课公开处刑:当着一群日本native speaker面前,把一段英文对话翻译成日文并读出来。

他们做这个练习是为了研究日英翻译中难以翻译的nuances,我听到他们在那边狂甩什么首都圈方言,什么关西腔!而我做这个练习是为了……不知道,可能为了给日本同学增添快乐吧。当我说出“日本の会社員は辛い人生を送っている”时大家笑得特别开心!笑啥啊!”office workers in Japan have a hard time”不就是这样翻译嘛!

本当に辛い人生です……

2024.5.29

学语言是可以让生活有掌控感的,前提是要选一个真的很想很想学的语言(or很想很想做的事情,anything)。我学日语真的很快乐,没有一刻不快乐的,人一生能有几件做了以后既不感到痛苦也不感到空虚,甚至还能体会到沉甸甸幸福感的事儿啊?太少了吧,一旦有了就不能让它溜走啊。

2024.5.23 又一个里程碑!

最近日语来到了“咦我好像能看懂”“咦我好像听懂了”的神秘地带。

每当遇到特别复杂的文法,比如花了很长时间才勉强记住的动词十多种变形,我都告诉自己:这是野原新之助都能使用的语言。

说白了就是语言而已,而且是我真心喜欢的、我自己出于爱才要学的语言,不要被应试的严肃气氛吓倒了(B站大学虽好,但弹幕一直让我梦回高考)。不需要死记硬背。允许自己遗忘。多用用,多看看别人怎么用的,学着用就可以。学教材学到打瞌睡时,影子跟读半集柯南有奇效。

2024.5.6 开始使用italki

受到这件事(指温哥华奇遇记)的激励,我在italki上找了个日本女生,约了明天的半小时课程!一点一滴学会说话的感觉真的太妙了,就跟小孩儿牙牙学语一样令人感动!第一次跟日本人交谈,第一次完整地唱出一段日语音乐剧,第一次看懂一整页原版柯南……简直该拿个DV录下来!养我自己怎么不算养呢?

2024.5.3 温哥华奇遇记

温哥华真的太开心了!第一次在日料店尝试跟店员全程说日语。一个店员姐姐笑眯眯点了单,登登登跑走了,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店员姐姐跑来上菜,一边缓缓搅拌鳗鱼石锅饭,一边笑眯眯问:听说你在学日语?我们简单地聊了几句,为什么学日语,学了多久,打算去日本哪里交换——我第一次跟日本人说这么复杂的日语!结账时我特地查了说法,但话到嘴边我忍不住一直笑,说不出一个字,店员姐姐就垂着手在旁边笑着等,最后我可算说出了:お会計お願いします(May I have the check please)。走出店门时从服务员到厨师全员笑眯眯地对我边鞠躬边道谢,我也赶紧边鞠躬边道谢,脸都羞得红彤彤!好满足,好有趣,开心死我了!

2024.4.15 向日本人输出了《甄嬛传》

今天参加线下的英语活动,旁边坐了一个日本人。眼看着活动快要结束了,我鼓起勇气对她说:I’m studying Japanese,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ます。日本人杏眼圆睁:す、すごい!日本語がとても上手!

好的我也算获得了每个日语学习者的里程碑之:听日本人说“日本语上手”……

最后我向她推荐了甄嬛传!!

2024.4.6 领悟时刻!

原来有想要connect的人、事、物,语言就只是无足轻重的障碍。

英文是这样,我体会到了。三脚猫的日语也是。想要学会一首听了二十年、直到今天才直戳心扉的歌曲,只要看一遍就够了,什么单词、文法、抒情的含蓄的日本人的忸怩,只要看一遍就理解了。太想理解了,就会理解。

广东话也是。一去香港就遇到那场运动。太想知道新闻上说的是什么了,太想听懂现场喊的口号,太想参与圆形广场的讨论,太想——我第一次当众说广东话就是对着梁国雄说的!他来我们学校举办一个很小很小的宣讲,到场的也不过二三十人。我太想跟他说话了,太想说了,所以就说了。现在想来当年的广东话也不比现在的日语好多少,但他听懂了,他对我笑,他温和地答复我。意义都是事后很多年——十年了——才后知后觉地总结的,那一刻我只是想要这么做,想要学会,想要交流,想要融入其中。想要成为一个模糊而宏大、当年尚不能完全理解的事物的一部分。

能学会一门语言大概总带着爱。

2024.4.5 边学日语边磕上了古早CP

磕一个被磕了将近三十年的CP是什么感觉?无穷无尽的同人文,就像推开无数扇世界的大门……甚至搜到了十多年前的我曾经看过的、定海神针般的仙品,回想起当年它们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唤起的难以理解的悸动。感谢当年那些富有善心的成年人,为我们这些混迹贴吧的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孩生产营养过剩的精神食粮。

是的,这两天以学日语之名第一次认真听了《如果有你在》——这首97年就投入使用的名柯经典插曲——的M26版后,我不仅刻骨铭心地复习了日语动词的条件形、可能形、て形、ない形和诸多语法(?),还又一次真情实感地磕到了柯哀。真的,太好磕了。「月と太陽なら 私は月 君がいれば 輝けるよ」,真正的柯哀仙品就是柯南原作。难道他青山刚昌真的是天才?

这什么人间仙品

从此我就住在了AO3

2024.4.4 在Busuu上获得了毫无用处的A2证书

在Busuu上pass了日语A2。开始备考后就不怎么刷Busuu了,只是每天一课打一下卡,打到A2考试就考了。事实证明要真想学好一门语言,还是得老老实实花时间+总结+运用,只是刷App是不行的。Busuu读到A2已经学到很多动词变形了,之前我都是懵懵懂懂的(但不影响做题通关),最近系统性学习了一下,回头看同样难度的题感受已经大不相同。

我目前的学习方式就是在B站大学上课+Mojitest背单词+看各种日语文艺作品(从动画到音乐剧到落语,爽看)。最快乐的瞬间莫过于学到的词和语法出现在字幕里,我发现只要学一次+看到别的地方运用一次,基本上就不会忘记。生活中充满了恍然大悟的时刻。

2024.4.3

最近在B站大学上出口仁老师的文法课。几分钟一个文法,很愉快,几乎不讲一句废话。

一些观察:我发现母语者教自己的母语有一种淡淡的不顾人死活的美感。比如出口仁老师在早期课程的例句里就开始使用动词变形,由于语法点并不在动词变形上,所以老师也不会解释。另外他的例句也偶尔会用到对母语者来说很日常、但初学者水平不可能学过的词汇,他也就咻地读过去,不会停下来解释。这种事在中文母语者教日文时几乎不可能出现,我也跟着上另外一个B站热门老师的课,她就基本上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应——我感到困惑的所有东西,几乎在产生困惑的同时就会听到解释。但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有点儿做题感,勾起一些高中PTSD……

虽然母语者有时不能照顾到非母语者的一切心思,但我还是会跟完出口仁老师的课(400节!)。有些东西还真是只有进入母语者的mindset才能理解的,比如为什么从“1个”数到“10个”时,3、4、6、8非要带上促音,为什么后面接上单位时要改变音节;比如几个授受动词之间的区别,为什么“A给B东西”和“A给我东西”中的“给”是不同的动词(因为あげる是一个“向上”的动作,出于自谦的需求所以不能让人“向上”给我东西,无语子,但这就是日本!)。这些我以前都学过,但纯属死记硬背,这下跟我说明了理由,我就觉得——虽然还是想说你们多少有点儿毛病,但——勉强能理解了。

而且跟母语者学会比较开心。非母语者并非不好,但有时会有种“今天我们大家之所以欢聚在这里是为了考到N1”的感觉。母语者,尤其是日语母语者,给我的感觉就是:大家好,请原谅,很抱歉浪费各位的时间,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美丽的语言里这个复杂的助词……

2024.4.1 渐入佳境

说起来日语是我学的第一个黏着语。黏着语,顾名思义,就是有各种各样的词尾黏在词语上,来表达不同的意思和状态——日语真的超黏,黏在所有词语后面,越学越黏,越黏越多,黏到难以置信。除了日语以外,韩语、马来语、土耳其语甚至克林贡语都是黏着语。

英语、德语、法语等印欧语系通常属于屈折语,简单来说就是根据时态和人称进行词形变化(外部屈折+内部屈折),有德语这种屈折大师,也有英语这种不断简化、朝着分析语方向发展的语言。

而我们现代汉语则是三种语言类型中最为少见的孤立语(孤立语可以视作分析语的极端情况),词形没有任何变化,全靠语序和助词来建立表达。与汉语一样是孤立语的有彝语、苗语、缅甸语、越南语等。

所以说,作为汉语母语者,在初期享受了学日语时的汉字辨识+音读读法(很多汉字词汇读法和中文非常接近)的先天优势后,最难跨越的一关一般就是词语变形——因为黏着的语法是我们的语言中完全没有的东西,也相当于是我们头脑中的语言区块从未被训练的部分……可是这非常有意思不是吗?如果不是学习日语,我也不会注意到语言类型的区别;而且学了日语以后,看到韩语后面黏的那一坨东西就一点也不害怕:见过!能学!在我的射程范围内。

活着嘛,就是让更多有意思的东西进入我的射程范围。勉強しましょう!

2024.3.31 重要领悟!

学日语的时候才意识到——虽然我的英语一直很好,但从前学英语的方法大错特错。错误并不在我,而在教我英语的大人身上。错误的根本在于,所有人都不把小孩当回事。

“小孩什么都不懂,学就是了”,大人都是这么说的,但凭什么呢?小孩也是人。小孩学母语是为了和周围的人沟通,这很容易理解,但学英语或其他外语是为了什么呢?周围并没有说英语的人要跟TA沟通啊?好吧,那最起码学英语得有点儿乐趣可言吧——没有,没乐趣。拿高分你就有乐趣了,这是狗屁理由;得到老师表扬你就有乐趣了,这叫PUA。

就这样毫无用处又毫无乐趣地学习着一门语言。人生中的十二年。说到底,大人们并不在乎用处——许多大人本来也觉得学英语没什么用,他们也没有能力为孩子创造用处,比如送出国参加夏令营,交几个外国朋友;也不在乎乐趣——小孩嘛,连留长头发和爱漂亮的乐趣都可以被轻易剥夺,别的乐趣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由于在课外班超前学习,我从小到大英语成绩一直很好,但我只当它是个科目——和物理数学一样——只不过我相对擅长。直到高三的时候,我第一次爱上了一部美剧,叫《新闻编辑室》,我把它们下在手机里,带到学校反复看,吃饭看走路看拉屎看,看到能把第一集的经典台词全都背出来。那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英语的乐趣。乐趣在于,我可以欣赏和理解我喜欢的故事。就这么简单。怎么十二年来没有一个老师告诉过我?

至于交流的乐趣,我二十岁时去新加坡参加夏校才体会到。我第一次有了一群外国友人,他们夸我漂亮时,我可以用英语来回应。这让我感到很快乐。这让我喜欢英语。也就是这么简单。怎么十二年来没有一个老师告诉过我?

来到加拿大生活以后,英语的用处就更多啦,我可以去现场看音乐剧、看脱口秀表演,可以和当地朋友吃饭聊天,还可以跟亚马逊客服激情battle呢。英语不再是像数学和物理一样倒霉的科目,它成了我的东西,它是我称手好用的工具,它是我和外部世界的联结点。语言,多么美妙,多么有力,多么复杂有趣,承载着世界上一切文明、一切奥秘。

怎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

2024.3.30 日语会得不多,但叛逆很多

怎么说,日语还会得不多,我就已经暗自计划了一些针对日本人的叛逆行为。我感觉日语学习中有大约五分之一的功夫是花在学习高语境文化上的——什么句式不能对长辈和上级说,什么句式只用来对长辈和上级说,什么句式暗含否定/肯定意味,句式和句式之间无比微妙的含义区别……这些东西,中文有没有我已经感受不出了,但英语基本上没有!ない!

就在刚刚,我学到了一个触到我逆鳞的表达法:宣布“我决定要结婚了”的说法是,「私、結婚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老师说,这个说法是固定的,暗含“这是别人做的决定”的意思。日语中当然也有表达“这是我做的决定”的语法,跟上面那个也差不多,就是把なる改成する而已——但是,不行,宣布“我要结婚了”就是要这么说,就是要带着一层“这是别人做的决定”的含义。

凭什么!我就不!就算以后去日本生活,也绝对不向这些毫无必要的语言规训妥协。礼貌,礼貌到虚无的程度,在我舒服的情况下勉强可以;但危害本人主体性的(比如把丈夫称为「主人」),ダメダメ🙅‍♀️🙅‍♂️絶対ダメ🙅‍♀️🙅‍♂️

2024.3.29

自学日语的领悟:学校里教得太慢了!我大学的时候学过一年也就是两个学期的日语,当时多少有些困惑:日语学起来怎么这么简单?但学了以后怎么日剧还是啥也听不懂?

后来我自学时才发现——当初学了一年,愣是一点儿像样的语法、一点儿动词变形都没学啊。不但没学动词变形,个么连动词原形都没学过,我学的那全是ます形,即敬语形。直到我在Busuu第一次看到动词变形的教学之前,我一直以为日语动词都是ます形——难怪我看日剧的字幕都看不懂,因为上面没有几个是ます形!我的日语老师还是日本人嘞,每天上课从她的碎花包袱皮中优雅地拿出课本的真日本人,你教我ます形你的良心不会痛鼠吗?

自学真爽。学自己想学的,一点儿也不学自己不想学的(aka数学),真爽。要学到能考试的地步,接下来每天至少要学4小时,但真是学得我成就感爆炸,昨天学到的新词和语法马上就能在今天看的综艺节目中听到。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是的,但要是能日进八尺……

2024.3.28 报名了JLPT N2考试

最近为了备考在狂擦玻璃!literally感受到每天看日文材料时能看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我学日语的宗旨:宁可考试考不过,也绝不让自己不高兴。不高兴地学英语学了一辈子,有什么好的?同样的事情绝对不让它在日语上发生。我学是因为我真的很想学,真的很想知道玻璃窗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

2024.2.6

有一段时间很流行的尚雯婕语言学习法,其实就是影子跟读法PLUS MAX。选一段20分钟左右的文稿+音频材料,先逐字逐句搞懂单词和文法,然后就拼命跟读、背诵、默写,直到完完全全掌握这段材料,达到能用跟音频里的人一样的语速、语调和流畅度背出来为止。就这样狠狠搞10段材料,基本就能掌握这门语言。其实小时候我就是这样读新概念英语的,还是收音机+磁带呢,一遍又一遍,我至今还能用磁带里的语调背出pumas are large cat like animals which are found in America……

总之我想在日语上进行一些尝试!第一步当然是找到愿意听100遍的声音素材。在B站上找了半天什么《Legal High》片段(语速异于常人地快)啦、《重启人生》片段(都太短了)啦,最后发现了高桥一生读村上春树!Delay no more,让我带着心心眼开始!

但是我至今也没有开始……

2024.2.6 开始听日语播客了

要去墨西哥了,有点儿紧张,想着学两句西班牙语。好难!打开lesson 1,就回忆起被法语支配的恐惧,学了几课又徐徐关上。还是日语好,我的日语愈发精进了,家里全天播放柯南,晚上听着日语podcast入睡……(强烈推荐这个podcast!

非常喜欢的日语播客!

2024.1.5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比想象中更欢喜

学日语的感觉跟学英语很不一样。学英语时年纪还小,虽然一直都在外面报班,快乐英语剑桥英语新概念英语一路上,但直到上新概念英语第二册前,我都觉得自己在一条漫长黑暗的隧道里,学着一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我知道我学的是英语,但学英语是为了什么?我从那时就已经很会做题了,学英语是为了把题做对。我没有意识到它是一门语言,没有意识到它的作用是表达、倾听、对话,没有意识到它背后有着特别的文化和族群和另外一个世界,总之——我没有对除了做对眼前的题目以外任何事物的好奇。

我才发现小时候学英语的速度是很慢很慢的。搜了一下,新概念第二册第一课的课文是this is a private conversation,我现在看那篇课文,感到大为震撼:我6岁开始学英语,上完快乐英语剑桥英语,直接跳到新概念第二册,上第一课时大约10岁——6岁到10岁之间,我到底在学什么屁啊!学了4年才学到this is a private conversation!太看不起小朋友的语言天赋了。说实话我的语言天赋也没怎么被挖掘——其实对小朋友来说,上什么课都不如家里全天候播放英文频道……反正我家没有。我直到上大学才意识到英语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方式,才开始了解到诸如“用英语来思考”之类的事……

成年了,可以决定一切了,真的好开心。最近在哐哐学日语,我完全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只要能掌握语法,我日常看日剧看日本综艺的量就足以为我慢慢把其他知识都补上。最近掌握的语法越来越多了,每天吃饭看综艺(有中文和日文字幕)都觉得比昨天多看懂了一点,也马上就能学到新单词,脑海里的自言自语有时也可以用日语来说——真是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有一种迷雾逐渐散去的感觉!

2023.12.27 为什么要学语言?

我真的很爱变色龙人设。感觉是我的一种生活体验派玩法。在香港我就说粤语装香港人,在台湾我就说台里台气的国语装台湾人。成功骗过当地人,运气好的话还能换来几句只有当地人才能听到的悄悄话,我就觉得超有意思的。在加拿大我倒是没有费劲练习英语,感觉加拿大太多元(和无聊)了——玩变色龙还是要在充满秘密的高语境文化环境才有乐趣——但我读Toronto的方式也已经本地人化了,我学会跟本地人一样第二个t不发音,读“Trun-no”(前半部分类似Trump)。我现阶段的目标是练习能骗过日本人的日语——目前在(较为嘈杂的)日本餐厅至少能骗两句吧!在未来两三年里也很想在日本呆一段时间,做个隐藏在人群中的假日本人。其实我知道在日本说英语当游客的体验比当个真日本人可能爽多了,但我的爽点在更深一层的感受上,就像人类学家进部落,考古学家进地宫——完全陌生的事物逐渐显现出其意义,并与我自身产生奇妙的情感共振时,我感觉自己活着,大活特活那种!

2023.12.24 好喜欢日语呀

同文同种可真不错!(日语的汉字通常有两种读音,音读和训读,其中音读非常接近汉语的读音。在一些更为“正经”的词语中依然保留更接近汉语的那个音,比如“春分”“秋分”。每次遇到都觉得很快乐,心里痒痒的那种快乐!)

2023.12.4 正式从多邻国转向Busuu,并狠狠踩了多邻国一脚!

我来展示一下为什么应该从多邻国迁移到Busuu。请看我在多邻国打卡220天后的日语进度,和我在Busuu打卡仅35天后的日语进度。两者在难度上已经断档了……

真的差很远……

2023.11.29 电流穿过身体

学语言的感觉像擦窗户,擦那种蒙着一层厚厚的陈年污垢的窗户,一开始使劲擦也只能擦掉面上的一小部分,你继续擦,继续擦,慢慢就有微微的光亮,从窗户的另一面透进来。你再擦,再擦,忽然有一小块被你彻底擦好了——哪怕只是小小的、小小的一块,你也通过它第一次瞧见了窗户外面的景色。

(今天发现自己能看懂《千与千寻》片尾曲里的好几句歌词!能用自己所了解的日语唱出来的感觉真的很不同!感受到由于中文和日语的语序不同所产生的微妙差异,那一刻就像有电流穿过身体!

2023.11.20 在申请学校时与日本的缘分!

日裔教授愿意supervise我了,她问我想不想学日语,想学的话一般的做法是去日本的大学呆10个月,顺便做做日本的田野。 我:行く行く行く!(GOGOGO!)

2023.11.14 里程碑:开始转向Busuu

Busuu真的非常棒!就像之前说的,它真的有在教我点什么。在学语言的过程中,我非常需要图中这些详细的解释,但这部分在多邻国是最缺乏的,因为后者秉承的观念是:像native小孩一样学习语言。但问题是我既不是native也不是小孩,我是一个有学习目标和时间限制的成年人了。

根据我在Busuu制定的学习计划,我按照现在的速度学下去,明年4月前就能达到B2(约等于JLPT N2,也就是次最高级别)的水平。而我先前已经在多邻国坚持学习200多天了:打卡半生,归来仍是N5未满。

(另外Busuu也没有“用英语/中文学日语”的难题,英语和中文用的是同一套教材。于是我心满意足地重新开始用中文学日语——这才是最正常的啊,为什么那只鸟要逼我在“浪费老中的天赋点”和“忍受中国特供的例句”中间二选一……)

Busuu是非常不错的学习软件,但是依然不如狠狠上课、狠狠自学

2023.10.6 逐渐与多邻国离心离德

最近刚知道多邻国上用中文学日语和用英文学日语是完完全全的两套课程!不是简单的中英转换,也不是仅仅缺少一些功能,是完全不同的两套,就像你买两套日语学习书一样。而且这两套除了课程安排和内容量上有差别以外,还有各种“符合国情“的修饰,比如用英文学就会有性少数相关的例句,用中文学非但不要想性少数,还有那种“妈妈每天洗衣服/爸爸每天上班”的强化性别刻板印象的内容。

于是我就换成英文来学了。但换成英文学,我明显感到自己的速度直线下降——英文词需要的反应时间比中文要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英文和日文的语序和表达习惯差距实在很大,比如日语的“ですね”在英语中默认翻译为“isn’t it”,我就觉得……这不尽然吧……总之很讨厌!又是一个因为我国特殊国情而产生的细小的不愉快。你说很致命吧,也不是的,但就是不舒服,我不愿意和不应当承担的不舒服。

2023.8.11

日语真的很有趣!我特别喜欢日语中一些汉字词汇,它的音和中文相近,从字面上也能猜出大致意思,但又有点儿说不上来的古怪,就像人喝高了随意创造的异想天开的中文。比如日剧中常见的“理不尽”,意思是“不讲道理”;“不细工”,意思是“丑陋”;“高扬感”,意思是“兴高采烈”;“绝体绝命”,意思是“一筹莫展”;“一生悬命”,意思是“拼命努力”——都是超有魅力的汉字词语!还有“君の日本語本当上手”,一看就知道“本当上手”是什么意思,但它实际上是中文的延伸和再造,拓展了人类对汉字的想象力。真是太好玩咯,仓颉知道了也会落泪吧!我爱日语!

2023.7.13

《名侦探柯南》真的很不错!每当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一段时间,我就会从头播放柯南日语版。柯南比所有给我同类慰藉的剧集(甄嬛、还珠、大长今等)都更耐播,我之前根本想不到它这么耐播:一集柯南24分钟,一共有1150集,24小时不间断播放能播上20天。一个长达8小时的睡眠只能消耗掉20集柯南——你睡觉前他们登上了神秘列车,你睡醒了他们还在车上。就是这么漫长。

比其他剧集更好的是柯南是日语,对正在学日语的我来说是绝佳的听力素材。我现在的日语水平还听不明白正经长句,但我就像那个“训练银行柜员辨认假钞,最好的办法就是只给他们点真钞”的古老段子一样——现在看别的日本节目/剧集,在坐的谁不是东京人我一下就能听出来!

在座的谁不是东京人我一下就能听出来!

而且因为剧集实在浩如烟海,不可能每集都看过,看过的也不可能都记得,因此坐下来吃饭很容易就津津有味地配上一集。看了这么多年柯南,里面的所有主要角色——无论正邪——对我来说就跟老家的亲戚似的,看柯南紧张兮兮反派煞有介事,我每每亲切地笑出声来。柯南是我永远的comfort food,像来自故乡的锅边和三角糕,它们带有的是永恒的温柔。

2023.6.30 🔑

每当考虑要去哪个城市生活(指住半年以上),我第一反应就是,那我得赶紧把当地语言给学了。我现在就在学日语,为的是明年或后年能在日本旅居。看到巴黎的放浪视频,我马上就想:嚯,法语得捡起来。日语和法语跟英语是不一样的,没有后面跟着的一大堆“主流文化”“融入当地”的屁话,我就是觉得,如果在那儿生活的话,能在路上偷听当地人说话蛮有意思吧?要在有限的生命里无限地延长体验的话,学语言是最快的。A bit of vocabulary is key🔑 !

2023.4.15

我是真的喜欢日语!一闲下来就在多邻国刷两关(轻松打卡20多天,已经完成四分之一进度),这份心在我学法语的时候从未有过。家里24小时都放着柯南日语版,时不时跟着shadowing一下,有日语字幕的话就看看句子结构。每天都在突飞猛进!

2023.3.30 多邻国学习期

最近用多邻国狂学日语。以前也用多邻国学法语来着,当时还在同步上法语课,但说实话,痛苦。日语真的好太多,在大学时学了一年日语有点儿基础,至少五十音都记得,还有就是斩不断的文化亲缘啊!

我们家最近每天都在放“纬来日本台”,从早放到晚,这是一个台湾台,专门引进日本综艺和电视剧,日语原声配中文字幕,很适合我看。这些综艺我超爱看的,尤其是“好吃惊”系列,会探访各种各样日本奇人异事,什么超大超便宜咖喱猪排饭啦,超新鲜本地超市啦,超神秘职人啦,超秘境住宅啦,为我们家的每日三餐提供了不少宝贵灵感……我刚还被一个叫作“鲜鱼士”的职业吸引了,就是在AEON这种超市的鱼摊负责切鱼生的,顾客选了鱼可以花500日元让他们现切。鲜鱼士分为1、2、3级,1级鲜鱼士全日本只有20多人呢!1级鲜鱼士的好处就是有资格去码头挑选鲜鱼。感觉这种事放在其他地方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盒马鲜生也有的服务?),但放到日本就感觉有一种神秘“职人”感,令人羡慕……

2023.3.27 重启人生带来的重启日语

通宵看《重启人生》,看到早上7点!在睡觉前超用心地回复了领导在周末发来的工作留言,装出一副“周一特意早起工作”的元气形象!因为我知道领导有时差且在休假,能24小时内回我就不错了,所以发完就放心睡!爽耶!

(《重启人生》好看死了!为此我决定重启我的日语学习生涯)